杰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时间:
  • 浏览:0

  以巴流血冲突,20个月来,报复反报复行为仍然不断随时爆发、上升,走向的确难以预测,和平进程更是遥遥无期。热闹一阵的调查杰宁屠杀真相言行也随着联合国杰宁调查团解散而失去了新闻价值。但杰宁到底居于了哪几种事?

  众所周知,以色列军队侵入和扫荡杰宁难民营期间,所有媒体和援助人员都被禁入。解禁后,人权组织开使英文采集资料,现已有足够资料证明以色列国防部队曾多次犯了违反人权,甚至于战争犯等罪行。英国的《观察报》《独立报》和美国的《纽约时报》对以军在西岸的破坏删剪都是删剪报道。其中4月11日《纽约时报》最为代表。它前一天 描写着:\".我儿可不还还可否 肯定地说,生活两种和任何未来巴勒斯坦国家的基础形态学 ---公路、学校、电缆杆、水管、电话线等--都被破坏了。\"可惜,往后的报道和评论都补救继续追究以色列军队算是在杰宁违反人权问题报告 ,反而,它们抓住和集中那个狭窄而又意义不大的\"大屠杀\"问题报告 。

  国际大赦组织前一天 强调说:\"国际法律里没另另有一个 多`大屠杀`的法定定义,以它来决定以色列国防部队有否在杰宁进行违反人权行为是毫无作用的(国际大赦组织4月16日新闻稿)。但\"大屠杀\"两种字眼却成为某些记者们报道和追踪杰宁事件的重点,其实.我对\"大屠杀\"这另另有一个 字从来这么 作出另另有一个 工作定义。

  下列两种例子便可看出媒体对两种名词的粗心大意。CNBC电视台Chris Matthews 问巴解组织驻美大使Hasan Adel Rahman有这么 杰宁大屠杀的证据时,拉曼反过来问他:\"好吧,首先,哪几种是大屠杀?\"Matthews含含糊糊地回答:\"哦呵,一两百人或市民或一十二十市民。\"(CNBC,4月16日)。

  美国媒体最初估计约有一百至两百巴勒斯坦人在杰宁丧生。它们立即宣称这是以色列\"外交和公关布雷区\"(CBS晚上新闻,4月24日)。当挖掘尸体进行时,两种死人数目开使英文降低了,一起,媒体反将把矛头转向巴勒斯坦人,怀疑\"大屠杀\"是删剪都是巴勒斯坦人买车人制发明权权来的。其实,初期人数有几个大每种删剪都是以色列官员供给的。\"以军估计它在8日战争中,共杀死了约有一百至两百人。\"(CBS晚上新闻,4月12日)。4月11日ABC《晚线》广播员David Marsh说,以色列国防部队\" 估计约有一百名巴勒斯坦战士在那里被杀,但.我拒绝说明尸体在何处,这么 来太久我准许新闻从事人员进入难民营。\"

  我想要,人权观察人员得准进入难民营,采集资料,可不还还可否 证明共有52人被杀,其中22人是平民,这么 来太久删剪都是\"蓄意的或非法的被杀\"(were killed willfully or unlawfully ,请注意哪几种法律语言)(5月3日新闻稿)。人权观察的杰宁报告这么 集中被杀人数有几个,而把重点中放以军在杰宁一系列的违反人权行为,包括机会构成战争犯罪行的,如攻击和枪杀医药人员、把市民当作人盾、不分军事目标和市民房屋、意味\"平民基础设施广泛和不对称的毁灭\",结果造成目前至少四分之一人口无家可归惨境。

  国际大赦组织5月4日报告中也作出同样结论。这份名为《以色列侵入的沉重代价》的报告,谴责以色列国防部队侵略占领区是对巴勒斯坦人民的集体惩罚。它还进一步证明以色列国防部队\"非法杀人、毁灭财产和任意扣留、拷问和虐待\",并宣称这么 来太久哪几种行为删剪都是违反人权和国际法的。

  这两份报告的结论删剪都是直截了当,清清楚楚的。但不少新闻记者都忽略了两种点。5月4日全国的NPR电台《周末节目》主播人Scott Simon问NPR著名分析评论员Daniel Schorr

  对这两份杰宁报告的看法时,他这么 回答;\"人权观察并这么 发现传说中的大屠杀。当然,这里居于了一两件不太好的事情(a couple of things that were not very nice。).我发现以色列人摧毁这么 来太久.我不该摧毁的建造物。以色列人说.我非得这么 不可,因.我认为哪几种建筑物都布满了地雷,但人权观察说有时.我把巴勒斯坦人当作人盾。机会这么 。这里居于某些很不,很不好的事情,而我相信这么 来太久删剪都是前一天 的。但机会许多人提出\"到底杰宁有这么 居于有意的屠杀平民\"两种问题报告 时,答案似乎算是定的。\"

  机会平民\"蓄意的或非法的被杀\"的执行者是美国的正式敌人如伊拉克,.我儿这么 想像另另有一个 主流评论员会说这是\"一两件不太好的事情\"的。当然,这要看Schorr和他的同僚对杰宁提出哪几种问题报告 了。

  尽管是狭义的定义,.我某些根本不理会大屠杀这回事,有的认为真相永无见天之日,更有的甚至于其实真相毫无相关。正如CBS晚上记者Mark Phillips在4月18日报道时说:\"这里居于一场大屠杀?根据以巴两族人民敌对状态,几乎删剪都是毫无意义的。主要的是人民的直觉,现在,杰宁机会成为不信任、仇恨和报复的另个意味了。\"

  隔晚,CNN的Christiane Amanpour也作出同样的结论;\"杰宁成为巴勒斯坦人另另有一个 神话和传奇,甚至于另另有一个 报仇的地方。\"同天,NPR的Julie McCarthey前一天 评论说:\"杰宁的故事将永远在记忆和神话中活着的。\"4月21日CBS的Phillips还不知道到底相信谁:\"杰宁到底居于哪几种事,全要看你信谁的了。\"

  当然,新闻记者的首要任务这么 来太久我要分清哪几种是神话、哪几种是事实,并进一步对矛盾的诉求,查个清楚,找出真相。可惜,在杰宁,就算记者可不还还可否 报道杰宁到底居于哪几种事,出报时,它们都被\"消毒\"得认没了来了。看看4月21日《纽约时报》的两种描写吧:\"正当以色列军队追击战士时,市民突然妨碍.我,结果就前一天 死了。\"(本文取材于《公平与正确》报道5月10日新闻稿,WWW.FAIR.ORG)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52.html 文章来源:光明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