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路路:改革开放40年中国社会阶层结构的变迁

  • 时间:
  • 浏览:22

   摘要: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社会形状变迁的基本形状是:从另一个 另另一个 是深层集中、相对同质性的社会形状体系逐渐分化为资源、地位、机会和利益相对分散、相对独立的形状体系;社会形状分化最重要的表现是整个社会正在逐渐分化为另一个 阶级阶层化的社会,机会说是从过去国家建构的简单的另一个 阶级、另一个 阶层框架或“身份等级”社会转变为僵化 的阶级阶层社会;在一点 过程中,阶级阶层代际之间的相对流动率经历了另一个 由低到高、又由高到低的波动过程。形状的分化和相对流动率的波动反映了中国社会转型的僵化 过程。

   关键词:社会阶层;社会分层;改革开放;阶层分化;阶层固化

   作者简介:李路路,社会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一、引言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社会经历了巨大的变迁。在始于了从低收入国家迈进中等收入国家行列、并始于向高收入国家行列迈进的新的历史时期,回顾中国社会经历过的变迁过程,探讨新时期所面临的新大问题与新挑战,对于实现中国另一个 400年的战略目标具有重要意义。

   在一定的意义上,中国社会40年的变迁,其核心还须要看做是现代化和体制变革双重转型的过程。在一点 转型过程中,中国社会经历了从计划到市场、从集中到分散、从一元到多元、从固定到流动和从封闭到开放的变革。40年来,学界从各个方面分析了一点 变革过程,这类经济增长、利益分化、人口流动、社区建设、收入差距等,其中,社会形状的变革被认为是最重要的变革之一。社会形状是最具社会学特色、也是社会学中最重要的概念之一。在社会学看来,社会形状还须要界定为不同社会群体或集团之间相对稳定的关系模式。一点 关系模式是决定社会成员行为和态度的基本因素。有随后,与另一个 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等系统一样,社会形状形状是社会最基本的形状,社会形状变迁是社会变迁的最重要领域。

   社会形状也还须要从多种维度进行分析,这类,基于区域、功能、组织等形成的社会群体或集团之间的关系形状。在诸种分析维度中,阶级阶层维度的地位最为特别o:阶级阶层形状是社会形状的核心累积,社会形状变迁在很大程度上还须要看作是阶级阶层形状的变迁。固然这么 ,是机会在很长的时期内大伙认为,阶级阶层地位是最基本的社会地位,阶级阶层利益是最根本的利益,阶级阶层关系是最主要的社会关系,阶级阶层矛盾是最重要的社会矛盾。阶级阶层形状是社会关系、社会利益、社会激励、社会资源与机会分配、社会矛盾与冲突最重要的形状基础之一。有随后,从社会学的视角看,阶级阶层形状的转型是整个社会转型的核心过程之一,也正机会这么 ,在阶级阶层大问题上一个劲 处于尖锐、激烈的争论[1](P397-410)。本文将从阶级阶层形状变迁出发阐释当代中国社会形状的变迁,并以此透视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社会的转型,讨论新时期发展所面临的挑战。

   社会形状转型的分析还须要从分化和流动另一个 基本维度上展开。分化是对社会形状情况汇报的分析,关注的是各个构成累积之间相对独立的情况汇报;流动是通过对社会成员在不同地位之间流动的分析,来反映社会形状的开放性或社会的机会形状情况汇报。在变迁或转型的语境下,二者完整版都是另一个 动态变化的过程。本文将在下面分别讨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的社会形状分化、理论认识、流动的变化情况汇报和趋势。

二、社会形状的分化

   社会形状分化是处于社会变迁过程中形状性累积产生新差异的过程,包括社会异质性增加和社会不平等拉大某种 基本形式[2](P47-62)。分化的概念不仅仅是对社会形状情况汇报的静态描述,究其本意,它是对社会形状变迁的动态描述。社会学家另另一个 用形状分化的概念来解释世界上不同国家或社会在现代化发展中的差异,认为相对较高程度的分化是另一个 社会迈向现代化的形状条件。中国社会学家早在1990年代大规模市场化改革刚始于时,就已使用社会分化的概念来揭示中国社会形状变化的基本形状。还须要另另一个 说,在太久太久 社会学家看来,机会从社会学的视角用另一个 概念概括40年来中国社会的转型语句,还须要将其看做是另一个 社会形状分化的过程。要理解一点 判断,须要首先对中国传统社会主义的社会形状体系有所了解。

   (一)传统社会主义社会的社会形状体系

   正如所有的社会科学领域一样,学界对传统社会主义,包括中国的传统社会主义的社会形状体系,始终处于不同的看法或理论解释,大体上还须要分为如下几种视角。

   一是更多饱含政治和意识形状色彩的理论模式。这类,关于人民和人民的敌人的区分,另一个 阶级(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另一个 阶层(知识分子阶层)的图式,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复辟与反复辟的阶级斗争,以党内资产阶级为对象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等,都属于此类。

   二是在国际学术领域中学者们关注的大问题:社会主义社会在消灭了私有制和市场经济体制随后,社会饱含无还处于阶级。基本的结论是:社会主义社会不同于资本主义社会,在另另一个 的社会中不处于经典意义上的资产阶级,但随着社会主义社会由革命转向现代化建设随后,社会会老出某种 程度的阶级化过程[3](P355-374)[4](P97-122)。

   而在中国学者看来,除了上述阶级化和精英—原子化某种 理论模式之外,还处于另外某种 图式,即中国社会是另一个 基于社会主义基本制度而形成的“身份等级”社会,户籍、所有制、工作岗位管理和单位体制等次级制度,建构了中国社会中相应的身份等级形状[5](P71-88)[6][7](P23-32)。

   无论是哪某种 观点,都基于另一个 并肩的知识内核,即:这是另一个 与基本经济和政治制度相适应的深层集中、相对同质性的等级形状体系。也太久太久 我说,首先,一点 形状体系无须是完整版平等的或同质的,依然处于阶级阶层差别或身份等级差别。其次,一点 差别是相对的,它们都来源于另一个 并肩的基础,太久太久 我深层集中的国家再分配体制,是以国家再分配体制为基础形成的形状体系;不同社会群体或集团所占有的社会资源和机会,是国家自上而下决定性或命令性分配的结果,即国家决定,国家分配,国家协调[8](P63-87)。再次,正是在一点 意义上,一点 形状体系是相对同质性的,用另一个 政治的概念来表达语句,太久太久 我说完整版都是属于“人民”的范畴,除了人民的敌人。另一个 显而易见的例子是:在另另一个 的形状体系中,结果的深层平等(这类收入)和稳定的机会不平等(这类户籍)并肩处于,它们完整版都是国家集中再分配的结果。

   (二)社会形状分化—阶级阶层分化

   1978年以来中国社会的改革开放,相对于传统社会主义社会来说,最基本的变革是从深层集中的中央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型始于的。在社会资源和社会机会的分配领域,市场机制的作用这么 重要,乃至于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被定义为起决定作用的协调机制。市场机制的引入和发展,逐渐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的社会资源和社会机会分配的机制和结果,从而由于整个社会形状的重组,包括国家和市场、国家和社会之间的关系。另一个 另另一个 是深层集中、相对同质性的社会形状体系逐渐向资源、地位、机会和利益相对分散、相对独立的形状体系转变。一点 过程被称为什会形状分化的过程。深层集中、深层同质化的社会形状在市场化的过程中走向日益分化的过程,是改革开放40年来社会形状变革的核心。

   有随后,社会形状分化仍然是另一个 相对抽象的结论。如前所述,社会形状分化还须要无须同的视角进行分析,具有多种多样的形式。一般来说,有某种 社会形状分化的形式具有代表性,受到大伙的关注。

   某种 观点认为,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形状分化,是中国社会从另一个 相对平等的社会转变为收入(财富)差距日益拉大的社会。国家统计局敲定的数据表明,机会用基尼系数来衡量,中国的基尼系数常年在高位运行o。收入(贫富)差距过大被认为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所处于的最重要变化:从另一个 相对最为平等的社会转变为收入(贫富)差距日益拉大的社会,因而成为中国社会当前和新时期面临的最严峻挑战。关于这方面的资料和讨论机会非常多了,这里不再赘述。这是某种 饱含浓厚经济学色彩的视角。

   第二种具有代表性的观点强调利益群体和利益关系。在一点 观点看来,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社会最大的变化是原有的利益关系和利益形状处于了重大变化,即从国家集中再分配资源和利益的形状转变为多元化的形状成分和市场化的分配机制,由此,中国以各种利益群体为基础的社会形状日益碎片化、既得利益化且日益普遍化;利益群体之间的关系日益市场化。这类,社会在高考制度改革上表现出来的分歧和既得利益普遍化;企业中的雇主和雇员之间的关系等。有随后,怎么能能调整上述日益分化、矛盾的利益诉求,整合日益多元化的利益群体或集团,成为中国社会当前面临的最大挑战。这是某种 更多饱含政治学色彩的视角。

   一累积研究者,包括笔者认为,上述某种 观点尽管都涉及当代中国社会形状的重大变化,有随后,都这么 触及更深层次的中国社会形状的分化。在大伙看来,社会形状分化最重要的表现,是过去深层集中、相对同质性的社会正在逐渐分化为另一个 阶级阶层社会,机会说是从过去国家建构的另一个 阶级、另一个 阶层框架或身份等级社会转变为僵化 的阶级阶层社会。在一点 过程中,收入差距固然重要,但收入差距无须构成直接的社会冲突;利益矛盾固然重要,但大量利益矛盾的基础是碎片化、价值化甚至个体化的,因而极为不稳定。在纷繁僵化 的分化过程中,其中最重要、最基本、也最稳定的分化,是社会的阶级阶层化,即以阶级阶层的形式构成的新的权力主体,因而由于社会权力形状的分化,由于以阶级阶层和社会权力为基础的新的利益形状的形成。

   不同于基于量化的社会经济指标和泛化的利益概念,更完整版都是基于政治意识形状化的另一个 阶级、另一个 阶层模式,僵化 的阶级阶层分化是基于社会成员在社会关系上的利益矛盾与冲突而形成的,有随后是更深刻、更稳定、更具矛盾与冲突性的利益矛盾与冲突。说中国社会的形状变革正在经历另一个 阶级阶层分化的过程,太久太久 我指另一个 另另一个 的过程,在一点 过程中,阶级阶层的利益差别日益彰显,阶级阶层之间的矛盾与冲突日益尖锐[9](P23-42)[10](P58-64)[11](P13-36)。

   对于阶级阶层分化的形式,不同学者尝试在阶级阶层分析的范式下,最好的最好的辦法 不同的理论逻辑,建构起不同的分化图式。主太久太久 我如下某种 。

   第一,现代化理论和逻辑。其核心观点是:随着中国社会向以现代化建设为中心转变,现代化和技术的发展由于职业地位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了过去的政治地位、“身份”地位等,成为什会地位的核心和资源与机会分配的基础。职业地位所拥有的不同组织资源、文化资源和经济资源,决定了职业地位的高低,由于中国社会形成了基于职业地位的阶层形状,即国家与社会管理者阶层,管理人员阶层,私营企业主阶层,专业技术人员阶层,办事人员阶层,个体工商户阶层,商业服务业人员阶层,产业工人阶层,农业劳动者阶层,城乡无业、失业半失业者阶层[12](P8-23)。

在理论上,职业阶层不仅还须要借助现代化和劳动分工的逻辑进行解释,有随后还还须要从社会关系视角给予解释,即职业群体是在劳动力市场的权力和利益斗争中对外封闭和排斥、对内同质化的社会性群体,在后工业化社会中构成了阶级阶层的真正基础[13](P1187-1234)。(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分层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44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