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岭峻:清朝末季:民族自信的丧失与实用理性的延续

  • 时间:
  • 浏览:1

  摘要:中华民族精神的基本每种是实用理性。清朝末季,随着对外战争的失败,中国思想界逐渐认识到传统文化的缺陷,从而丧失了原有的民族自信心并萌发了改变民族精神的要求。但可能实用理性的影响,传统儒学与专制政治结合甚紧,所以可能再走“强化”传统的路子;同样可能实用理性的影响,中华民族精神可能由世俗性道德转化为宗教性道德,所以最后的挑选这么是继续囿于此岸世界的转化,这也也不意味难以突破实用理性的痼疾。清末因民族自信丧失带来的变化,并这么改变中华民族精神的深度1形态学 ——实用理性。

  关键词:民族精神;实用理性;大传统;小传统;民族自信;强化;转化

  一

  “民族精神”是有三个 相对宽泛的的概念。一般而言,它是指有三个 民族所具有的使本人区别于或多或少民族的特殊的思维法律土妙招与精神气质。具体到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而言,对其的界定可能是有三个 聚讼不已的问題,不同的价值取向会意味不同的精神定位。不过,撇开或多或少相互抵牾之处,有或多或少是学界基本认同的共识,即以实用理性为特色的儒家文化是塑造中华民族之民族精神的底蕴。至于何谓“实用理性”,李泽厚先生曾曾经解释:

  “所谓“实用理性”所以我它关注于现实社会生活,不作纯粹抽象的思辨,所以我让非理性的情欲横行,事事强调“实用”、“实际”和“实行”,满足于解决问題的经验论的思维水平,主张以理节情的行为模式,对人生世事采取四种 既乐观进取又清醒冷静的生活态度。”①

  换言之,从哲学上看,“实用理性”本质上是四种 看重此岸世界、轻视彼岸世界的生活态度。在或多或少生活态度的影响之下,人们会较多地关注人伦日用,较少地耽于冥思玄想。中国人的伦理观、宗教观,乃至政治观事实上都富含较浓的实用理性色彩。譬如在宗教观方面,可能在实用理性的影响之下的中国人极少关注相对于此岸世界的彼岸世界,所以太难产生基于彼岸世界的真正信仰。正可能此,中国人所说的宗教信仰,大多就有“因‘信’而信”,即可能宗教是真实的而相信;所以我“因‘用’而信”,即可能宗教是有用的而相信。②这里所说的“因‘用’而信”,也所以我古人老要标榜的“神道设教”。

  真是 ,自先秦诸子曾经,可能道教的崛起与佛教的传入,曾使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有所改变,但真是 用理性的色彩并未稍减。像道教如果衍变为追求长生不老的活命哲学,佛教如果转化为讲究修身养性的中国禅宗,以彼岸为目标的“教”皆变成了以此岸为舞台的“学”,其间或明或暗地可不都还还可否发现“实用理性”在作怪。如果 ,可能1840年鸦片战争前中华文明从未受到外来文明强有力的挑战,所以或多或少以实用理性为底蕴的传统文化也老要成为中国人引以为荣的精神支柱。明末来华的传教士利玛窦曾对中国人或多或少良好的自我感觉有十分到位的描述,你说或多或少:

  “可能人们别问我地球的大小如果 又夜郎自大,所以中国人认为所有各国中这么中国值得称羡,就国家的伟大、政治制度和学术的名气而论,人们不仅把所有别的民族看了作是野蛮人,如果 看成是这么理性的动物。”③

  不过,鸦片战争后西方文明的入侵,却使中国人碰到“数千年未有之强敌”,并由此引发“数千年未有之变局”(李鸿章语)。随着对外战争的屡次失败,中国人现在现在开始了了逐渐反省以实用理性为底蕴的传统文化的优劣得失,也如果 对一向坚信的民族精神现在现在开始了了感到怀疑与不满。以往学界多认为直到五四时期中国人才认识到传统文化的弊端,然而,可能人们仔细爬梳一下清朝末季的思想史资料,太难发现或多或少对传统文化的失望与责难在当时可能初见端倪,五四时期的反孔运动,不过是晚清的涓涓细流在外力的催发下汇聚成滔天巨浪而已。也所以我说,在清朝末季,中国人的民族自信可能现在现在开始了了逐渐丧失了。

  二

  当然,近代中国人对本人文化的自信心的丧失经历了有三个 较为多样化的过程。可能自孔子现在现在开始了了,在道德规范上采取的是二重标准,即所谓“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论语•里仁篇》)。既然君子懂得的是义,这么自然可不都还还可否用圣人之道来开导;而既然小人懂得的是利,这么自然这么用鬼神之说来恐吓。这也所以我如果荀子所说的:“其在君子,以为人道也;其在百姓,以为鬼事也。”(《荀子•礼论篇》)在或多或少道德的二重标准影响之下,中国文化传统中的大传统与小传统呈现出较明显的差异。

  “大传统”和“小传统”的概念,最初是由美国学者Robert Redfield所提出的。根据其在1956年出版的一本著作,“大传统是社会精英及其所掌握的文字所记载的文化传统,小传统是乡村社区俗民(folk)或乡民(peasant)生活代表的文化传统。如果 ,前者体现了社会上层和知识阶层代表的文化,多半是由思想家、宗教家经深入思考所产生的精英文化或精雅文化,而后者则是一般社会大众的下层文化。”④可能将此概念运用于对中国文化传统的分析,太难发现:中国的大传统是以强调道德自觉为特色的上层(君子)文化,而中国的小传统则是以强调神道设教为特色的下层(小人)文化。在面对西方文化的侵蚀时,四种 传统的反应有时真是一致,这首先可不都还还可否从太平天国运动略窥一斑。

  鸦片战争曾经,西方传教士重新在中国内地活动,可能此时在经济利益上与中国民间的冲突尚不激烈,所以最大阻力主要来自于具有较强意识形态学 冲动的中国上层,而就有下层。非但这么,可能受神道设教习惯的影响,中国下层百姓往往通过比附与篡改相对容易地接受了西方宗教思想的影响。事实上,在洪秀全创立富含基督教色彩的拜上帝教初期,追随者多是受小传统影响的底层百姓,而非受大传统影响的知识分子。为此,他曾感叹道:

  “当今士子这么分辨真假与是非。……人们自身既已盲目和颠倒,复以此陈腐之说教人,普天下遂陷入魔鬼之罗网中。人们这么从徒然追逐名利中摆脱出来。人们追求转瞬即逝的快乐,仿佛此为永恒。人们贪恋世间之乐而忘却了天堂之福。如果 ,就在追逐名利之时,人们将魔鬼引入了心中。人们向往永福却堕入了地狱,欲得平安却不得平安,欲得福祉却不得福祉。这所以我自满、自负、虚傲的当今士子。”⑤

  可能人们暂时撇开或多或少因素不谈,仅从满清政府与太平天国双方“造势”的手法看,曾国藩等人强调太平军“崇天主之教”,实为“开辟以来名教之奇变”⑥,富含浓厚的大传统色彩;而洪秀全等人将神人同形论引入拜上帝教,将本人打扮成新的人间偶像,实际上富含明显的小传统色彩。如果 ,在四种 程度上,人们可不都还还可否说:在鸦片战争后的20年,当以基督教为核心的西方文明再次进入中国时,洪秀全等人土妙招以神道设教为底蕴的小传统接受并改造了或多或少文明,而曾国藩等人则凭借以道德自觉为底蕴的大传统予以拒斥与反击。一场太平天国战争,极而言之,也可不都还还可否说是中国大传统与小传统因西方基督教文明引发的外部冲突。

  不过,冲突归冲突,太平天国运动所反映的中国四种 传统的冲突真是意味二者之间可能居于质的区别。事实上,不管是大传统,还是小传统,其代言人在当时皆未认识到作为传统底蕴的实用理性的局限性。如果 ,受大传统影响的人是以此岸世界的人伦否定彼岸世界的上帝,而受小传统影响的人则是将彼岸世界的上帝变为此岸世界的人伦。换言之,不管是曾国藩式的“卫道”,还是洪秀全式的“反孔”,其本质还是传统中国式的,即皆属于实用理性的范畴。真正的变化,是现在现在开始了了19世纪200-70年代的一帮洋务思想家。

  三

  自19世纪200年代曾经,少数中国士大夫在与西方文化的接触中逐渐发现以往的自我中心意识真是正确,西方文化在所以方面就有亚于,甚至远优于中国文化。譬如,王韬在游历英国曾经,曾称赞道:“盖其国(指英国——引者)以礼义为教,而不专恃甲兵;以仁信为基,而不先尚诈力;以教化德泽为本,而不徒讲富强。”⑦可能说王韬还所以我对西方文化做了或多或少正面评价,这么清政府驻英国第一任公使郭嵩焘则是在西方文化的观照下,深切认识到中国文化可能落伍。郭氏日记中的一段写得颇为沉痛,其中记道:

  “三代曾经,独中国有教化耳,故有要服、荒服之名,一皆远之于中国而名曰夷狄。自汉以来,中国教化日益微灭,而政教风俗,欧洲各国乃独擅其胜,其视中国,亦犹三代盛时之夷狄也。中国士大夫知此义者尚无其人,伤哉!”⑧

  当然,作为在中国文化之大传统中浸淫甚久的士大夫,王、郭等人认识到传统之缺陷,真是等于可能完全摆脱传统之影响。但或多或少从大传统中逐渐分化出来的怀疑论,则是此后中华民族之民族精神实现转型的先决条件。此后,真是 大传统的主流曾与小传统联合起来,对付对二者都构成威胁与伤害的西文基督教文明(此即义和团运动时期的排外浪潮),但随着这次反抗的失败,从大传统中分化出来的怀疑论更加具备了怀疑既往的理据。如果 ,在清朝末季,鄙弃儒学、否定传统在士大夫阶层便可能蔚然成风。

  关于清末党人田桐的一则趣闻颇能说明或多或少风气。据说,出生于湖北蕲春的田桐少时不喜练习八股文,一次,参加州试后,其父“索观其文,不中当时律令”,于是大为恼怒,并施以体罚,殊不知田桐的这篇不合律令的文章“揭晓竟列榜首,亲友咸为称异。”⑨田桐的“歪打正着”,这么有四种 解释。其一,阅卷者所以我懂八股文的基本律令;其二,阅卷者也反感八股文的言不及义。按说八股文的写作格式是当时读书人的常识,如同当今小学生要掌握的乘法口诀表,所以第二种意味的可能要大于第四种 意味。

  无独有偶。1907年,在苏州的一所公立小学堂,老师曾出了一道考试题——“三纲之说能完全无缺否”,绝大多数学生的回答就有离经叛道的。譬如,人们答:“在朝为臣,则认为君,如果 吾谓君为路人。”人们答:“三从四德有碍女子权利。”人们干脆直接说:“三纲之谬,彰彰明矣!”如果 颇有意思的是,对于两名恪守儒学正统思想的学生答卷,该校教师只给了10分的低分,而对于或多或少“妄发狂言怪论”的学生,则都给了较高的分数。⑩与上述田桐的故事一样,这反映当时中国下层知识分子可能将作为传统核心的孔子学说视若儿戏。

  相似的故事还能讲出所以。总之,由洋务思想家发其端的或多或少怀疑既往传统的思想,在1895年中日战争曾经便逐渐弥漫于士大夫阶层。除了上述下层知识分子的“离经叛道”外,上层知识分子事实上走得更远。从清末的几条思想论争看,不管政见有何分歧,反孔疑孔皆成了或多或少思想界领风骚者的时髦。譬如,梁启超曾宣称孟子所说的“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究真是 质不过是“保民”或“牧民”,“比之于暴民者,其手段与用心虽不同,然其为侵民自由权则一也。”11而精通国学的章太炎对传统也无好感,他认为作为传统核心的孔子学说,其“最大污点,是使人不脱富贵利禄的思想。”12即使是相对平和益庸的严复,亦曾将或多或少士大夫的“顽固偏狭”归因于“孔子之鄙夫”。13

  事实上,在清朝末季,或多或少怀疑传统、迷信将来的思想或多或少不弱于五四时期。可能略去时代背景,人们会发现清末思想界的或多或少言论与五四思想界并无二致。请看下面一段引自《湖北学生界》的文章:

  吾中国人服从之劣根性,于学术上尤为深固,一言一事,辄引数千年之古人为印证,甘以其极灵活之脑筋,为古人纳糟粕之筐箧。岂知我有脑筋,即为我制造新理想之机器乎?吾闻欧西名哲大贤著书立论,必求合天演界之公理,不惜与古人挑战,故论理愈演愈多样化,愈多样化愈归于的当,不至以偏言狭义,播毒种于后人。14

  从这段文字这么看出,清朝末季士大夫趋新而鄙旧的热情,或多或少不逊于五四时期。甚至可不都还还可否说,五四时期的反孔与清朝末季的趋新是一脉相承的。

  四

  随着从大传统中分裂且滋生出来的趋新意识的汇集,作为传统核心的儒学之定于一尊的地位,这么不老要出先松动且倾覆的危险。中华民族精神的现代转型,实际上也是发轫于或多或少趋新意识。

  就在清末思想界或多或少趋新鄙旧的格局初定曾经,人们老要发现整个社会老要出先道德滑坡的情况表。曾经,比起以原罪说为基石的西方基督教,中国传统道德规范的力度真是强固。它在强调道德自觉(慎独)之余,最有说服力的每种是以名誉与利益之间的交换来刺激人们的道德心,亦即“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所遵循的路子,说白了,是以将来的流芳万代来劝导人们舍弃目前的荣华富贵。而一旦构成“汗青”写作之价值体系的儒家学说遭到质疑,这么人们自然不用轻易地以虚幻的“留名”来换取现实的“牟利”了。

  清末的道德滑坡是全方位的。毕永年,一方面是拔贡生,属士大夫阶层;本人面又曾联络会党,属哥老要中人。应该说,毕永年对于中国的大传统与小传统就有相当了解,但在1900年运动会党参加反清起义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418.html